龙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束火花相赠 > 第二十九章 炽烈

第二十九章 炽烈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电视节目已经放了一个多小时,又看了一会儿,西里就觉得有点疲倦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

    不知道为什么裴睿总有一种,西里将就他的感觉,好像怀着希望却挖出骸骨又埋下去,种下花的那个人是他,而闵西里只是一个见证者。只要见证者不拆穿,他就能永远的骗自己,那是多么美丽的一簇花呀。

    “累了吗?要是累的话不用陪我,你去休息吧。”裴睿说道。

    闵西里点了点头,伸了一个小小的懒腰问:“那你呢?”

    “我等这个节目结束,然后考虑你的意见,增加一些新的环节。”裴睿靠在沙发上,他姿态慵懒,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讲话。

    闵西里站起身从一旁取了纸和笔给他,那是奥叔给他备下的。他说裴睿有这个习惯,自己公司的节目都会看一看,边看还会边记。总是这样,不偷一点懒:“本来是你陪我看电视的,结果变成了我陪你工作。”

    “其实我也没有把这当作是一种工作,一种生活方式,习惯了”裴睿催促她:“上楼去吧,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带你去见律师。”

    “那你也早点休息,今天你也累了。”闵西里表演着自己的温柔,她知道裴睿享受着这一刻。

    在浴室中,闵西里在浴缸里躺下来,水漫了一地,头发像脑中的思绪一样纠缠着,分散着。她睁着眼睛在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又利用了裴睿,这真的是一种报答吗?

    憋着气望着天花板,视线一片模糊,有人说人死亡的前几秒可以看见自己的一生,闵西里努力的回忆,才发现自己的一生贫瘠而荒谬。

    窒息感袭来,那水像是千斤重一样压在自己的身上,想要把她拖进无边的深渊。

    挣扎着从浴缸里起来,闵西里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热气笼罩的浴室被灯照得明亮而空旷,她取过吹风吹着自己的头发,隐约听见了敲门声。

    “谁?”可能是泡得太久,她的嗓子因为干涩而疼痛。

    门外传来裴睿的声音:“给你备了牛奶,放在这儿了。好梦。”

    闵西里放下吹风,穿着睡袍就去开了门。

    裴睿正将牛奶端放在门边的玄关台上,看见她的头发还滴着水:“快休息吧,晚安。”

    闵西里看见他离开的背影,那种浴室里闷热的情愫又裹着她,使得她头晕脑胀。端着牛奶进了门,打开了包将那瓶药取了两颗,随着牛奶一起吞下。

    难得一夜无梦,西里睡得不算特别沉,她敲了敲裴睿的门,却无应答。下楼之后才看见裴睿正在厨房里忙碌。闵西里觉得自己也不知道是替了谁的好福气,能够有幸让裴睿抛弃工作洗手做羹汤。

    闵西里几乎是不做饭的,她受不了进厨房,因为杂乱和热闹。吃东西也极其简单,单纯的为了续命。提督倒是常做饭给她吃,不过提督一般是个没有早晨的人,哪怕她起得再早,也不过万年打不动的燕麦片加牛奶的搭配,西里曾经跟着她吃了一段时间,只觉得索然无味了无生趣。

    “昨晚睡得好吗?”裴睿回头,然后又忙着搅拌着锅里煮的蔬菜豆腐汤。

    西里凑近,发现早餐除了汤,还做了芝士火腿培根吐司。用一个青花瓷的盘乘着,切成了两个小三角形。

    “挺好的,比蔷薇园安静太多。”西里问道:“我饿了,可以吃吗?”

    裴睿关了火,边乘汤边吩咐她:“你端盘子我端汤,我们一起吃吧。”

    西里洗了手,端着盘子到了窗边的木纹餐桌,坐下听话的没有先开动,看他端了两碗汤过来。

    裴睿坐在她旁边,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西里拿着吐司低头咬了一口,再抬头的时候发现裴睿正在拍图。她一愣,吞下之后有点愣神,将自己咬了一口的吐司递到他的镜头前,没想到裴睿真的就那样摁下了拍摄,拍进了她的手和那显得很美味的吐司。

    “没想到你不仅喜欢做饭,还喜欢拍照。”闵西里说。

    裴睿放下手机,用纸巾擦了手,拿起吐司来咬了一口,和她的那块一样缺了个月牙形,不过她的是小月牙,裴睿的是大月牙。

    “为了不让人觉得凶,所以我决定要立一个温婉居家的好人设。”裴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闵西里只是笑着喝汤,突然想到肯定很少有人说他凶,因为他“凶”得别人不敢讲,而只有自己才敢这么无知者无畏,所以他往心里去了。安慰他说:“看来是我用错了词,你不是凶,是厉害。”

    确实,在掖城的方言里,“凶”作为形容词的话,确实有“厉害”的意思。

    裴睿听见厉害这个词,盯着闵西里笑,觉得她改口得甚早。

    掖城的夏天来得也早,侓师事务所的大厦反射得太阳光格外刺眼,闵西里下车后用手挡了一下,裴睿把她拉到自己的旁边,给她挡着那让人睁不开的亮。

    宋司正准备给二人撑伞,却收了起来弯腰递给了司机,跟在他们身后,微微的低着头以免眼镜儿反光。看着裴睿的影子叠着闵西里的影子,觉得自己老板的小心思简直像情窦初开的高中生。

    进大楼之后,闵西里瞥了一眼墙上的公司名,“咦~”了一声。

    裴睿问道:“怎么了?”

    闵西里给她指了指墙上:“提督的公司也在这儿。”

    裴睿看见了众多的招牌中,有一个设计十分优美的中字方形招牌,上面写着“唯汀婚礼”:“听说蒋遇给她分了股份?她倒是很有本事。”

    西里“嗯”了一声,问他:“你还认识他们的老板?”

    裴睿没有答话,宋司却笑着说:“我们二小姐的婚礼就是他们做的。”

    西里“哦”了一声,想着也许裴睿与提督的关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坏,要真是如提督所说,两个人互相厌烦的话,裴睿怎么会知道蒋遇给她分了股份这种事儿呢。

    闵西里故意说道:“既然这么巧,一会儿结束了我们约个地方喝一杯吧。”

    宋司完全没想到闵西里怎么突然这么故意,像是在表演小女孩的吃醋。等着看好戏一眼看了一眼裴睿,发现他面上并无异常,这令宋司十分纳闷。不过也马上明白,如果闵西里吃提督的醋,那肯定是她故意找茬,因为宋司太明白提督对她来说,就像是她自己一样。

    裴睿正要开口,西里却突然打住:“算了,下次吧。我们还是先去见见律师。”

    宋司又看了一眼裴睿,表示自己实在拿不准闵小姐什么意思。不过从裴睿那声迟疑的“嗯”中,宋司知道他其实不怎么乐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