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落之眼 > 第27章 堪称教学的第一场战斗

第27章 堪称教学的第一场战斗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比武的初赛是5个门派对阵5个门派,每个门派两人,这方的选手将对方的全部选手淘汰,即算获胜。

    但是,若虽然自己一方将对手们全部淘汰,但在这之前,如果来自同一个教派的两人已经全部被淘汰,那么这个教派也算失去了参赛资格。

    同样,只要获得团队胜利,只要自己教派还剩下一个人,那也算两人全部晋级。

    场上10人身着白衣,10人身着黑衣,互相凝视着对手,已是提前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随着红色令旗向下一挥,双方的弟子们纷纷朝着擂台中央冲去。

    白衣阵营当头一人,在对方还未进入长剑攻击范围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挥剑。可叹他身法招式都极其凌厉,落在对手眼里都成了滑稽的笑柄。

    人未至,先出招,是比武的大忌!

    这黑衣当头那人不愧是该教弟子中的好手,瞬间抓住了对手的这次失误,在对方剑尖偏移的瞬间骤然加速,看样子是打算贴身给对手直接造成重创。

    虽说这种打法也存在很多破绽,但若是时机抓得好,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这时,他看见这位身着白衣的对手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

    ……

    这时,小看台上的李巧忽然笑了……

    ……

    虽说存在了虚张声势的嫌疑,但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轻击即退,先探其虚实,了解对手的路数,再将对手打败。

    但明显,这黑衣领头之人不是这样的人。

    他已经出招,若是此时收手,必定吃力不讨好。这习武之人与对手练武,也如同行军打仗,一旦颓势已成,那再想扳回局面就很难了。

    与其畏畏缩缩,倒不如全力一击,况且自己这一招也不是轻易说能挡就能挡的!

    小看台上的暴君点了点头,毕竟从这点来看,此人对敌的方式,到有点像他暴君袁昶。

    当然那人心里也有一份自己的小算盘:对方那一招的确是落空,就已然失去了先机。又不是往年熟悉的那些夺魁的热门选手,还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可以说他的想法很有借鉴性,早已超出了寻常的弟子,想必自己私下就经常在思考自己对敌可能面临的各种情况,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做好这至关重要的决策。

    然而,他却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之前对手打空的那一剑,真的是失误?

    眼看他就要贴近这身着白衣的对手,那一有力的杀招马上就要打出,却就在此时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剑气!

    他明白了,难怪对手之前仅仅是为了挥出一剑,就摆出那么凌厉的进攻身姿。难怪在自己还未来到对方长剑的攻击范围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挥剑。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蓄势这剑意凌厉的一道短程剑气!

    他更没想到自己如此充满自信,但对方比他更自信!

    剑气入腹,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却生生搅乱了他之前准备好的所有气机。

    在临敌之时,无论对谁来说,这都是致命的!

    若是常人,体内那微弱的气机被如此折腾,少说也也得在床上躺个十来天。

    但习武之人却不然,他们懂得如何运转自己体内的气机,只要半个时辰便能恢复如初——这也是为什么说在临敌之时这是致命的的原因。

    没有任何对手会给他这个时间,除非对方是诚心想戏耍他的高手。

    白衣对手在看见剑气击中的一瞬间,便开始了一次又一次地凌厉的进攻。

    之前还信心满满的黑衣领头苦不堪言,体内气机乱窜,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被动挨打。

    他忽然想起来了,四年前曾有一个刚刚在武林大会崭露头角的一个名叫“萧雨”的新人,也有着不俗的表现。只是那时的萧雨,刚刚出道,还远未有现在的实力……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双方的弟子才刚刚交手一两回合,本应该打斗的最久的双方领头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萧雨稍稍歇了一口气,就迅速投入了团队的战斗中。加上才刚刚开赛便发生这样的变故早已使黑衣一方心态崩溃,战局几乎是以碾压的形式以白衣一方取得了胜利而结束。

    虽说这萧雨距离那些顶尖的夺魁热门弟子还有很大的差距,但他这一战,可以说是堪称教学的一战!

    ……

    大看台阴阳教所在的区域,

    阴阳教主看着场中萧雨得胜后的仰天大笑,眼神中带着些若有所思……

    ……

    看着得意的萧雨,本来事不关己的袁昶忽然蹭的一下站起来,愤然离席!

    ……

    一个山谷之中,毒气弥漫,连野兽虫鱼也入之即死。

    没有人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还盖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木屋,还有人常年住在这里。

    “先生,快帮忙想想办法……”

    一个衣着华贵的红袍男子面色焦急,手中吃力地抱着一名有着暗红色长发的女子,看样子是昏迷了。

    奇怪的是,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破旧的大袋子,看袋子鼓出来的形状,像是装了好几个脑袋大的圆形的东西。

    木屋的主人一身白衣,脸部也被白色的纱巾遮挡了起来。若非胸前的一片平坦开阔,怕是有不少人会将其当作一名女子。

    白衣男子拢了拢衣袖,风度翩翩地走了出来。

    此人生得一双丹凤眼,双眉如利剑一般起始,如云痕般消逝。

    当他将目光放在已经昏迷的红发女子身上的时候,眉头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请鬼医先生一定要救她,无论多少银子,我都给你!”

    被称作“鬼医”的白衣男子听见红袍男子的许诺之后,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能找到这里,说明你多多少少是知道我的。要我救人,还是要按我的规矩来。金钱方面,你只需要出药材费就行,东西带了吗?“

    “带了带了。”因为还抱着一个人的缘故,红袍男子动作蹩脚地放下了背上背着的袋子。

    鬼医接过袋子,打开看了看,点了点头:“将人放下吧,我看看之后,再决定你需要再拿多少袋这东西来。”

    “好!”

    红袍男子像是呵护一块珍宝一样轻轻将女子放下。虽说家中长辈已经说过,把人交给这鬼医,就可以放心。但他在临走时仍是不安地看了女子一眼,才缓缓的离开。

    在他走后,鬼医拎起袋子,远远地扔了出去。

    落地之后,从中缓缓滚出了两颗带血的头颅……

    一群乌鸦飞了过来,很快这一袋子的头颅,就只剩下白森森的颅骨以及毛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