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山之巅的剑 > 第二十八章——选择

第二十八章——选择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每个人都有直觉,这是生物的本能。.com

    尤其是那些常在生死之间打转的人,他们的直觉更准确迅速,也更值得信赖。

    布洛索出现的那一刻,米凯尔就知道,这个强壮的兽人不是自己能够战胜的。在米凯尔眼中,布洛索身后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火,将生存的希望烧得一干二净。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当他再睁眼时,眼中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精光。

    “自己找机会,逃出去,活下去!”米凯尔对罗兰说。

    罗兰不是蠢货,他听出了米凯尔话中的死志,他还想再劝劝:“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

    “机会?”米凯尔像听见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没有机会了!小骑士!从我走出家乡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机会了,我走上了一条不属于自己的道路,愈行愈远,如今我的前方只剩下深渊!”

    他看见了,那是死亡在向他招手!

    兽人们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人类狞笑,他们是如此嚣张,似乎这依旧是万年前,兽人帝国将人类视作奴隶,这片大地是兽人们的先祖高地的时候。

    “一群可怜的亡国奴!”然而米凯尔大声地嘲笑他们。

    米凯尔成功戳到了兽人们的痛处,兽人的笑容凝固了,他们默默站直了身子,握紧了手中的战刀。

    “人类!你说什么!”他们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焰,牙关咬得咔咔作响。

    此时的米凯尔再也没有之前那股低调的近似消沉的气质,他挺直了腰杆,狂妄地对着兽人们开嘴炮:“怎么?你们这群可怜的怪物失去了自己的帝国之后,连那双丑陋的大耳朵也丢了吗?要是没有那对大耳朵,你们像什么?剥了壳的绿色大鸡蛋?还是下面那玩意儿?哈哈哈!”

    “吼!”兽人们无法忍耐这个该死的人类对他们肆意嘲讽了,他们一个个鼻子里冒着粗气,看向一直冷眼旁观的布洛索:“布洛索!让我杀了他!我要杀了这个该死的贱种!”

    兽人们的吼声此起彼伏,被他们视线聚焦的布洛索却始终一言不发。

    直到兽人们的血液渐渐冷却下去,不再那么嘈杂之后,布洛索骑在他那头巨大的座狼上说道:“我说了,这个人类是我的!”

    他说话的语气让人不敢质疑,没有兽人提出异议,他们看着米凯尔目露凶光,却不敢和布洛索抢夺这个猎物。终于有兽人将目光投向了米凯尔身后的罗兰,米凯尔嘴贱惹的祸最终要罗兰来承担。

    “布洛索!这个人类小子我要了!”

    布洛索看了罗兰一眼,罗兰感觉浑身一片冰凉,他环视四周,只看见一个个不怀好意的兽人,就像绿色的野兽。

    “可以!”布洛索冰冷地回应道,驱使着座狼缓缓迈步向前。

    米凯尔给了罗兰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如果这个小子今天死在这里的话,只能说他命该如此。

    这就是终点了吗?米凯尔提着自己抢来的那把狼骑兵之刃上前,迎面对上布洛索,他突然发现布洛索注视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把刀。

    布洛索误以为这把刀是属于他弟弟那把了。

    米凯尔奇怪地问:“兽人也有兄弟之情吗?”

    布洛索皱了下眉头,却没有说话,他沉默地举起刀指着米凯尔,只论生死,不需多言。

    “好吧好吧!我就是觉得奇怪,你们这群野兽竟然也有感情!”米凯尔的嘴完全停不下来,也许是因为再不说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但布洛索不欲听他啰嗦,这位兽人勇士和他的座狼一起发出了咆哮!

    恐惧之吼!罗兰不知道米凯尔如何,但当他听到吼声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根本无法控制。狼骑兵的技能,对敌人施加恐惧效果!一阵嘲笑声传入罗兰的耳中,他看见了站在一边看好戏的兽人。

    他们脸上浮现出夸张的令人恶心的戏谑笑容,这笑容让罗兰感到无比的耻辱。

    当年的骑士先辈们用剑与枪将这些家伙驱逐到蒙山地区,如今自己却被他们当作马戏团里的猴子看待!无!法!忍!受!

    屈辱感让罗兰捏紧了拳头,短暂地摆脱了恐惧之吼的控制,他在心中默诵圣光之名,熟悉的温暖圣光再次回到了体内,驱散了那股恐惧之力。当罗兰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的眼神坚定无比!

    “哦?”其中一个兽人诧异地发出声,完全没有料到罗兰能从布洛索的恐惧之吼中挣脱出来:“嘿!扎顿!等你杀了他之后把这个人类的头骨卖给我怎么样?我正好缺一个夜壶!”

    早已认定了罗兰是自己猎物的扎顿笑骂道:“奥格里姆!想要夜壶就自己去找一个,可别想抢我的夜壶!”

    兽人们完全没将罗兰放在心上,他们能感受到罗兰身上散发出的不过见习阶的气息,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气息甚至比蒙山的兔子还要弱小。

    正因为对罗兰的轻视,兽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布洛索身上,对他们来说,观看布洛索战斗更有价值。

    米凯尔完全不是布洛索的对手,这种压制力是所有方面的。在布洛索的凶猛攻势下,米凯尔连苦苦支撑都做不到,他在一次无法闪避的对拼中被布洛索一刀劈开了手中的兵刃。

    那把狼骑兵之刃噔的一声脱离了米凯尔的手,飞出去斜插在地上。

    布洛索依旧骑在座狼上,居高临下,蔑视他的手下败将。这个兽人一向不喜多言,他更喜欢用自己的刀让敌人停下那些无用懦弱的言语行为,永远!他成功让米凯尔闭上了嘴,中年佣兵低垂着头,等待死亡的来临,他的手腕和腿骨已经被兽人打碎,没有反抗的力量了。

    出乎米凯尔意料的是,布洛索没有选择杀他,而是骑着座狼去到那把狼骑兵之刃那里,将插进大地的长刀拔了出来。

    布洛索举起熟悉的长刀,仔细地辨认着,这把刀熟悉却又陌生。

    “这不是他的刀!”布洛索转头说道:“他的刀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米凯尔箕坐在地上,双腿叉开,背靠着一辆马车,不停地往外面吐血,朝着来时的方向一指:“也许是在那儿吧!谁说得清呢!”

    布洛索和其他兽人不由自主地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米凯尔确实没有骗他们,那里的确是他杀死那个兽人救了罗兰的地方。以布洛索的视力,可以看见跪坐在地上的那具年轻的兽人尸体,也能看见那把落在地上无人捡起的狼骑兵之刃。

    “我以为你会用他的刀!”布洛索失望地转头说道,以兽人的习惯,他们会将强大的对手的武器收藏起来,作为自己的武器。

    可米凯尔并没有这么做,即使他是一个有着不同习俗的人类,但他没有使用布洛索弟弟的武器,这依旧是对布洛索弟弟的轻视,也羞辱了布洛索。

    所有的兽人都在看着,这样的羞辱必须用鲜血和死亡来抹除!

    布洛索的瞳孔倏然放大,他以为早已被他打得没有任何行动能力的米凯尔正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上,用刀劈砍连接马匹和马车的马具。

    他想跑!可是怎么可能!布洛索清楚地记得自己打断了这个人类的腿,当时他还听见了这个人类因为痛苦发出的惨嚎。即使斗气能帮助他快速疗伤,但他的斗气也应该耗光了才对!这个人类有帮手!

    布洛索立刻看向了在场的另一个人类——罗兰!

    罗兰正在朝米凯尔那边奔跑,手中拿着一张撕开了的神术卷轴——加速痊愈!

    原来如此,这些狡猾的人类早就计划好了!布洛索双腿一夹,胯下的座狼就明白了主人的心思,爆发出全力朝人类奔去。其余的狼骑兵也反应过来,举起长刀要将人类砍成肉泥。

    罗兰本就落在后面,眼看着就快被追上,他看着已经骑上那匹战马的米凯尔大喊:“米凯尔!”

    枣红色的战马解脱了束缚,正要无拘无束地奔跑,听见一声大喊后被骑手一拉缰绳立刻嘶鸣一声,高高抬起了两只前蹄。本以萌生死志却又绝处逢生的米凯尔转过头,看见了朝他逃跑的罗兰,也看见了罗兰身后身边冲过来的座狼。他没有想到罗兰还会有一张神术卷轴,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骑上了这匹马。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要作出一个选择,救?还是不救?

    他只需要朝前一冲,这匹满体力的战马就能背着他离开这里,狼骑兵们也追不上他!他可以继续自己的佣兵生涯,也可以干脆回到家乡过平淡的人生。至于这里的事,狼骑兵们会用长刀与火焰将一切埋葬,只要他将一切烂在心里!

    但如果是往后呢?座狼们会将他团团围住,他可以救下那个又救了他一次的见习骑士,可随后他们会惨死于狼骑兵之刃下,成为与泥土混在一起的烂肉!

    米凯尔看见了罗兰眼中对生存的渴望,不久前,他也看着玛维带着这样的渴望死在了面前。如今,他再一次手握别人的性命,他要如何是好?

    战马的前蹄落下,踏起了一片尘埃。

    “驾!”马鞭重重地抽打在战马屁股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