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迷烟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老板娘柳湘云走入后厨,几个伙计正在这里忙着,她刚吩咐了几句,送酒菜的老沙就回来了。,

    “老板娘,你这么对那小子,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是啊老板娘,莫非你想老牛吃嫩草?”

    “老牛吃嫩草更香嘛!哈哈哈!”

    伙计们纷纷谈笑了起来,看着态度,比起掌柜和伙计更想是朋友关系。

    柳湘云柳眉倒竖,“什么老牛吃嫩草,老娘还有这么老吗?”

    说着把手里的团扇扔了出去,砸在了一个伙计头上,“还有你,还不快去给那几个走镖的送茶水!”

    那伙计也不生气,嘻嘻哈哈的提着热水就出去了。

    柳湘云凤目一瞪,伙计们都笑着各自忙碌起来了。

    她招了招手,“老沙,那个小兄弟怎么样了?”

    老沙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酒菜送了过去,不过他一点没动,又叫了三碗面。”

    说着他忍不住问道:“老板娘,你不是真想吃嫩草吧?”

    “说什么呢你?”柳湘云又好气又好笑的拍了他一下,见其他伙计装模作样的,耳朵都快竖起来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带着回忆的语气说道:“只是看他年纪照顾一下而已,而且想到了一个古人。”

    有问题!

    老沙心头跟猫抓似的,忍不住问道:“什么故人?”

    “关你什么事?”柳湘云白了他一眼,“好好做事,那边那大小姐是官府的人,小心伺候着,别惹麻烦。,”

    看大家有些不以为然,不把官府放在眼里的样子,她加重了语气,“不要节外生枝,我们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在这里立足,你们不想无家可归吧?老老实实把这几波客人送走,我们做我们的生意。”

    众伙计点头应是,烧火的烧火,煮饭的煮饭,都开始认真忙碌起来。

    柳湘云满意的点点头,莲步轻移,出了院子,靠在廊边,望着远处,微微失神,露出了怀念之色。

    “吸溜吸溜呲溜呲溜”

    四碗面条下肚,随着着身上泛起的热意,令狐冲总算觉得吃了七分饱。

    “嗯晚上吃个七分饱,不多不少刚刚好。”

    令狐冲心里想着某人口胡的养身秘诀,起身叫来了小儿,让他带自己去客房。

    小二答应了一声,眼光扫过纹丝未动的酒菜,心里有些不爽,觉得这小子有些不识抬举,辜负了老板娘的好意,但面上依然笑眯眯的,走在前面给令狐冲带路。

    将令狐冲带到东边的小楼,上了木制楼梯,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到了客官,这里就是玄字一号房了,您先休息,小的去给您打水。”

    说着小二就准备退了出去,临出门前,看到令狐冲把包裹放在桌上,正四处张望着,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客官,刚刚的酒菜,不合您的胃口?”

    令狐冲楞了一下,想了想,觉得还是该委婉一点,有礼貌一点。

    “那倒不是,挺香的,不过我最近都吃素,对了,替我谢谢你们老板娘的好意!”

    看小二走出去,他关好门,回来检查了一下门窗,床脚,柜子之类的,没发现什么问题。

    微微放松了些,令狐冲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

    “好累啊!”

    长长的出了口气,微微放松了些身体,令狐冲打了个哈欠。

    “有些困了,想睡觉了算了,这里不安全,我还是警醒一点好。”

    虽然那个老板娘看起来挺和善的,但令狐冲可不相信,她能在这荒山野岭的,领着一群大老爷们立足,会是如她外表那样温和的人。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令狐冲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把包裹枕在头下,宝剑放在手边,和衣而睡。

    太阴观想法自动运转,一轮新月在识海之中冉冉升起,慢慢的往天空中爬,微微倒映着周围的情况。

    无梦半醒之中,很快夜就深了,过了几个时辰,令狐冲突然被惊醒了。

    “有动静!”

    他轻轻一滚,无声无息的翻下床的同时,剑已出鞘。

    房间里没有一点亮光,令狐冲并没有点燃油灯,而是就这样处在黑暗之中,内力运过耳部,听着周围的动静。

    “不是我这里。”令狐冲脚尖一点,运起轻功靠近了窗户,戳开了一个小洞,观察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离玄字一号房不远的一栋小楼,传来了微不可闻的动静。

    尽管对方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了,但脚踩在木板上,再怎么小心,也会有一点点响动。

    而这一点点的响动,听在令狐冲耳朵里,却清晰无比。

    上乘内功大多有加强感官的效果,令狐冲不但学会了易筋经鹿鼎记版,还修炼了李昭弄出来的太阴观想法,眼力耳力等都超出常人一大截,更是连玄之又玄的精神感应,也就是武者灵觉都提前开发了部分。

    因此一点点的动静,就惊动了他,引起了他的注意。

    今夜乃是无颜之月,无月之夜,阴云密布,似乎要下雨,却偏偏没有落下来。

    因此夜色黑的深沉,几乎没有一点光。

    就这样的情况下,几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拿着小竹筒,往房间里吹烟气,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

    什么?你问为啥这么黑还能看见黑衣人?

    因为令狐冲此刻,已经在这栋小楼的房顶上了。

    虽然不想惹麻烦,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身为正派弟子应做的事。

    这种往别人房间里吹迷烟的家伙,不是采花贼就是人贩子,总之都是该死的货色。

    令狐冲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就在那两个黑衣人相互打着手势的时候,他已经勾着房檐,悄然落到了两人身后。

    一记黑砂掌力,刚中带柔,无声的落在左边黑衣人背心,透体而入,立时取了他的性命。

    右边的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连点他几处大穴,制住了他,使他僵在了原地。

    两人被拿下之后,令狐冲并没有掉以轻心,飞身贴在了楼道上方,紧紧贴在屋檐下面的房梁上。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前来,令狐冲不禁有些怀疑,难道就这两个小毛贼?11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