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赝太子 > 第一百十六章 阿福

第一百十六章 阿福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吴妃沉吟良久,颌首:“你说的对,亲近一个有才华的公子,远强过亲近那个和尚。”

    又沉吟片刻,才说:“不过,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你这老奴只需要用眼睛盯着,可不许做多余的事!”

    “老奴明白!”徐嬷嬷立刻低头,恭敬回答。

    “娘娘,公主来了!”就在这时,殿门有人通禀,吴妃看一眼徐嬷嬷,她立刻退到了一旁。

    很快,换了一身衣裳的少女就已快步进来,笑容轻松,无论身上脸上,都带着肆意。

    吴妃慈爱看着她走到跟前,温柔责怪:“你这孩子走得急了吧?看,都出汗了。”

    接过宫女递过来的手帕,轻轻给新平公主拭了拭汗。

    新平公主笑嘻嘻说:“母妃,因我想你了嘛!”

    将手帕重新交给宫女,她又拉着新平公主的手,到摆着膳食的桌前坐下。

    “想母妃了?那就老实陪着母妃,你父皇对你可是操碎了心,你这丫头也让你母妃,让你父皇省省心吧。”

    “又说我!”新平公主撇了下嘴:“你都要跟父皇学坏了,他见了就说我,母妃你现在也是!”

    “你父皇是为你好!”捏了捏她的脸,吴妃无奈说着。

    见新平公主低着头不说话,只能摇摇头:“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用膳吧。”

    她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主事太监之一安公公,垂眸掩住了眼底情绪。

    披香宫侧殿门口,一个小太监正出来,因正是换班的时间,别人自然都不会格外注意。

    这小太监一直走到了僻静处,见无人注意自己,就小跑去了皇后的永安宫。

    与吴妃的披香宫截然不同,永安宫宏伟,可宫殿内大多数都冷冷清清,一眼望去,都能看出一种萧索气息。

    到了皇后目前待着的后殿,才稍有了一点暖意,但无论是里面的人,还是外面侍奉的,都很安静。

    “小顺子,你怎么过来了?”皇后的女官朝霞,正从里面出来,一抬头就看到披香宫的小顺子过来,忙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问。

    “朝霞姐姐,让我干爹让我来!”小顺子说。

    “新平公主今日偶遇一个叫苏子籍的少年,吴妃娘娘看起来颇有些动心,也不知道苏子籍是那一派系,我干爹觉得这事透着古怪,就让我赶紧过来,好报给皇后娘娘知道。”

    “关于新平公主的事?”朝霞这才松了口气。

    不是有人又要对皇后娘娘下手就好,不过是一个公主,再得宠又如何?

    想是这么想,安公公既让人传了消息过来,朝霞自然进去禀报。

    “让他进来回话吧。”后殿暖香环绕之处,一个上了些年纪,仍能窥见年轻时丽质的妇人正垂眸看书,听到朝霞的禀报,就淡淡说道。

    小顺子连忙进来,跪下回话。

    “苏子籍,你说,那个少年名叫苏子籍?”皇后仿佛没有听清一样,又问了一遍。

    小顺子在下面回:“回娘娘的话,她们的确是这么说,那位公子名叫苏子籍。”

    “这样啊。”凤眸不知不觉中有了一丝湿润,皇后连忙掩饰了,就连朝霞都不知道娘娘脸色一下变得有点苍白。

    难道是因新平公主过得肆意,被皇上宠爱,让皇后娘娘想到当年的伤心事?

    跪在下面的小顺子,家人曾受过皇后大恩,干爹安公公也同样如此,这事隐蔽,没人注意到他们竟是皇后的人。

    他虽年轻,但在披香宫能混出头,可不光是靠着干爹庇佑,自己也有着一些本事。

    也因此看到皇后听到公子的名字,脸色突然苍白了,以为是皇后不忿皇上宠爱公主过甚,就带着胆子问:“娘娘,要不要奴回去禀报干爹,好阻止此事?”

    “那你就”皇后想说阻止,又摇首:“不,你回去告诉安公公,就说这事不必去管。关于苏子籍的事,连打探都不要去打探。”

    “是。”小顺子心里一凛,敏锐意识到这里面怕有事,忙恭敬应声。

    “小顺子,你速速回去,别让人发觉了。”

    “你们也都下去吧,于韩你留下。”让小顺子离开,皇后又让朝霞几个宫女嬷嬷退下,只留下永安宫大太监于韩在这殿中。

    “阿福,阿福,我的阿福”待人都退了出去,皇后才敢真露出情绪,她喃喃唤这个小名,只觉得肝肠寸断,痛苦将她整个人都拖入了深渊。

    眼前仿佛浮现出太子模样,在她这样唤时,笑盈盈应着:“母后!”

    她的阿福啊,是那么孝顺的一个孩子,却落得这样下场!

    虽遭人构陷,有着人证物证,可一个做父亲竟真等不及去查清楚真相,真不知道太子可能是被诬陷?

    就那么急着要了阿福的命,而且连妇孺都不放过,连三岁的皇孙,竟也惨遭毒手。

    未必啊,还不是看着太子一年年长大,又有贤名,而自己却身体得了病,因此生了忌惮,不然,一个曾经压服群臣执政多年的皇帝,如何会被蒙蔽了双眼?

    事后后悔了又如何,杀了邹秋玉又如何,不过是惺惺作态!

    真后悔,就该把那些人全部杀了,而不是为防止太子之事重演,不敢送有家族支持的妃嫔上位,让自己一直占着皇后的凤座。

    这哪里是什么爱重,分明就是怕了。

    一个曾经英明神武的皇帝,竟然因当年一场病怕了,怕到暗处收拢着炼丹士,去偷偷炼着所谓仙丹!

    想长生不老,何其可笑!

    若不是还有着一线理智,一直都对妖族对炼丹士有着忌惮,并没有公开做什么,怕是重蹈大魏末年的覆辙,也不是不可能。

    整个后宫,也就是吴妃还聪明些,知道浑水趟不得,知道狠心人最是心狠手辣、薄情寡义,被其利用了,连骨头渣子都难剩。

    可惜啊,那样聪明的一个女人,却有一个天真的女儿。

    但皇帝后很快又想到,再天真,新平公主作当今皇上的老来女,的确受着宠爱,想到自己当年惨死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皇后一阵心悸,面上浮出血色,好一会,才慢慢平复下来。

    “娘娘,心里再难过,您也要保重凤体啊。”作唯一知道些内情的大太监,于韩年纪也奔着五十去了,是当年皇后还未入宫时,就跟着皇后的亲信。

    他叹了口气,劝着:“小皇孙的事,您倒不必担心,皇上必定不会如了吴妃的愿。”

    小皇孙虽在民间长大,但皇上已知道其身份,哪怕可能永远都不会揭破,但血脉是真的,皇上就不可能允许乱了辈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