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进京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进京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第四百七十二章进京

    司马光拱手道:“陛下,事体殊大,弹劾方平的奏章,如今就在臣袖中,还请明示。”

    赵顼说道:“前朝旧事,其实不提也罢。当时贾昌朝宫内有援。”

    “温成皇后乳母贾氏,贾昌朝与之连结,谓之姑姑。吴春卿欲得其实而不可,有近侍对仁宗言道:台谏言事,虚实相半,如贾姑姑事,岂有是哉?仁宗默然良久,乃曰:贾氏实曾荐昌朝。”

    说完对司马光道:“每有除拜,众言纷纷,实非朝廷美事。”

    司马光说道:“此正是朝廷美事。知人,帝尧难之况陛下新即位,万一用一奸邪,若台谏循默不言,陛下从何知之?”

    赵顼问道:“那吴奎真的是阿附宰相吗?”

    司马光不正面回答:“不知也。”

    赵顼又问:“阿附宰相,与阿附人主,孰贤?”

    司马光正色道:“结宰相者,自然为奸邪然希意迎合,观人主趋向而顺之者,亦是奸邪。”

    赵顼取出一份奏章,交给司马光:“这是富公的奏章,你看看吧。”

    司马光将奏章打开,只见上边写道:

    “帝王都无职事,惟别君子、小人。

    然千官百职,岂尽烦帝王辨之乎?

    但精求任天下之事者,不使一小人参用于其间,莫不得人矣。

    陛下勿谓所采既广,所得必多,其间当防小人惑乱圣听。

    奸谋似正,诈辞似忠,疑似之际,不可不早辨也。”

    赵顼诚恳地说道:“年少德浅,受诸公所教,不敢稍懈。因此事前也做了功课。卿经术行义,为世所推,然在张安道一事上,却一直偏颇了。”

    司马光拱手正色:“敢问陛下这番所谓功课,是何人所授?”

    赵顼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司马光将袖中的弹章取了出来:“如是君上自为之,司马光拱服认罪,今日便去张府,向其道歉。”

    见到赵顼不做声,司马光摇了摇头,继续道:“如此看来,非君上自为。那就更说明张方平居心叵测,狡黠险深,其智足以惑主,其文可以饰非。知道自己将被弹劾,预先作好布置。”

    “臣,弹劾参知政事张方平,诱惑人君,阻壅言路,举事荒唐,不协众望。乃是大奸大恶,一等一的小人!”

    赵顼不由得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收场。

    次日,诰敕出来,权御史中丞司马光,复为翰林学士兼侍读学士,以滕甫权御史中丞。

    司马光上奏:“臣昨论张方平参政,不协众望,其言既不足采,所有新命,臣未敢祗受。”

    诰敕下到通进银台司,吕公著认为赵顼又在乱来了,台谏劝君王是正道,怎么能说撤就撤,具奏封驳。

    赵顼于是手诏司马光:“朕以卿经术行义,为世所推,今将开迩英之度,欲得卿朝夕讨论,敷陈治道,以箴遗阙。故换卿禁林,复兼劝讲,非为前日论奏张方平也。吕公着封还,盖不如此意耳。”

    取诰敕直付合门,催促司马光受职。

    吕公著上言:“诰敕不由本司,则封驳之职因臣而废。”

    帝手批其奏:“等开了迩英阁,你们就知晓我的意思了。”

    宋史:“己酉,初御迩英阁,召侍臣讲读经史。

    讲退,独留吕公著,语曰:朕以司马光道德学问,欲常在左右,非以其言不当也。

    公著力请解职,许之,它日,又谓公著曰:光方直,如迂阔何?

    公著曰:孔子上圣,子路犹谓之迂孟轲大贤,时人亦谓之迂。况光者,岂免此名!大抵虑事深远,则近于迂矣。愿陛下更察之!”

    一艘宽底吴船,在南京应天府停留了下来。

    船上住着一家人,女主人还好,长得富态,衣装打扮都是富贵人家的做派,男主人则

    怎么说呢,说得好听叫随意洒脱,所得不好听,有些邋遢。

    男主人四五十岁年纪,手里拿着一本尚书,一边阅读,一边还与身边桌上摊开的几本对照,偶尔还提这笔写写笔记。

    男主人身边伺候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相貌俊朗,眉梢眼角皆有些傲气,一副二世公子哥做派。

    就听年轻男子对男主人说道:“父亲,朝命至重,出发时急如星火,如今却在南京逗留,苏明润真就这么了不起?”

    说话之人正是王雱,年前刚中了进士,正是意气风发之时。

    读书的自然就是王安石了,就听王安石说道:“当然了不起。苏明润治政,料军,文章,气节,均有可取,竟然是我大宋难得的全才。然朝中诸公不容,一向在边境周转,此番赴阙,无论如何,都要奏禀陛下,将之留京,放在地方上,屈才了”

    王雱讥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年父亲从落卷中将之提拔出来,苏明润方中得探花,却何必又在揭封之后,建议官家将之降等?一番大好人情的机会,却叫父亲白白放过。”

    王安石却不以为意:“的确是大出为父意料,十四岁的探花郎,六年之间,每以事功立身。所历之处,政通人和所有更张,不畏时俗。一身任之,竟然是我辈中人。”

    王雱却比较清醒,摇头道:“不然,此子与张方平,赵抃,薛向一路。其兄苏洵,宗侄苏轼苏辙,与欧阳修富弼过往甚密。自身也颇受韩琦看重。此番进京,自有张赵二人看护,说不定人家爱惜羽毛,还不见得稀罕父亲这点人望呢。”

    王安石放下书:“雱儿,当年我第一次见到苏明润,曾说起你幼年事迹,就是獐旁为鹿,鹿旁为獐那件事。”

    王雱颇有得色:“苏明润也号称神童,那他如何说?”

    王安石看了王雱一眼:“苏明润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王雱顿时变了脸色。

    王安石说道:“这才是大聪明。雱儿,休要看低天下智者。”

    “苏明润的文学义理,不下与你。当年高中探花,绝非幸致。这本尚书祈询,足见其思虑之深。”

    “其余经济经纬,更非你所及。甚至天文,地理,兵农工商,甚至音律,书法,皆有建树。”

    “至于理工之学,辩证之道,精细纯三论,情为理先的思考,更是综缬前人,却自成新论。不夸张地说,已经具备开宗立派的资格。”

    王雱不服:“蜀学杂而不纯,偏重以实相验,只敢一步三顾,不敢大刀阔斧。说到底,裱糊匠罢了。”

    王安石摇头:“雱儿,你的确是聪明之辈,但是才高使气,失却了胸襟。”

    “至少我没有听见苏明润直道宰执,前辈之名,生平未见愠怒。这等涵养,别说是你,为父都自愧不如。”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此先儒之流风。陷于俗,党与朋,拘于仕,从于王,此今儒之习气。”

    “苏油身上,没有一丝今儒的腐浊,这是我看重他的地方。”

    王雱问道:“既然如此,如何曾相公那里,只见父亲推荐吕惠卿等人,未见推荐苏明润?”

    王安石哈哈大笑:“老苏当年给欧阳学士推荐大小苏,信中言其族有自能脱颖者,不劳提携,盖明润也!何劳老夫作为?”

    就听一声长笑:“苏油秉性顽劣调皮,行思飘忽,不过多得人相力助耳,那里当得王公如此看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