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覆汉 > 第二十二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第二十二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大雪迟滞了信息的传递,使信息产生了一定的积压,而偏偏这些信息一个比一个劲爆,这才让远在武都冬营的公孙珣在听完使者的详细汇报后一时有些失态。

    平心而论,长安武关发生的事情,固然是这位卫将军图谋不轨许久的结果,但他真没想过会有这么多意外。

    譬如说,他原本最担心的变量是用来吓唬和威吓长安的公孙瓒,所以临行前还专门叮嘱了一番京泽,然而谁能想到事发时公孙伯圭会被王允给引开,反而是韩锐这小子忽然蹿出来差点把天子给堵住呢?

    再譬如说,杨琦真不是公孙珣的人,谁能想到他会有那么一箭呢?而联想到其人后来在丹水畔的自杀谢罪,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意外,当时那一箭确实是关键时刻的应激反应。

    还有京泽,作为唯一领到了间谍任务的人,其人本来的责任只是确保天子能平安离开三辅到达南阳而已,却稀里糊涂被迫上了船,还跟到了南阳!成为了如今少年天子身侧少有的可以倚重之人,简直是玩笑!

    不过,整场事件中真正让公孙珣唏嘘不已的,还是刘虞的身死刘伯安之死固然是杨琦那一箭的直接结果,但从侧面来说,如果没有冬日燃煤引发的咳嗽症状,其人未必就伤重难治,从这个角度来说,刘虞之死确实是个意外。但反过来说,如果不是因为处在这个尴尬位置,如果不是其人多年来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位汉室宗室辅政大臣又怎么可能会染下咳嗽的宿疾,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杨琦的箭矢之前呢?为什么死的不是赵平?

    所以其人之死,到底是宿命,又或是意外,恐怕真说不清楚。

    而这其中触动公孙珣的还有一件事情或者说一个人,那就是那位梅夫人了刘虞可能到死都不知道,他在幽州所纳的梅夫人根本就是个三韩女奴出身,根本就是公孙大娘故意借鲜于辅之手送过去的!

    但是,事到如今,这个事情已经没有了意义,人家梅夫人已经用性命证明了她本人的清白,还有什么可说可想的?

    便是公孙珣也只能在心里念叨一句,绝不可以小觑人心,然后稍作感慨,就此打住因为就此打住,无论生人死人,对谁都好!

    冬日的陇上积雪深厚,听完详细汇报的卫将军公孙珣先是独自在帐中静思许久,连鹿肉汤都结冰了,方才又召来贾诩、戏忠二人稍作商议。

    贾、戏二人此时早已经从公孙珣打发过去的信使处得知了事情首尾,此时倒是早有准备,于是君臣三人甫一见面便进入了正题。

    “长安事情已了。”随着执勤义从取走汤碗,坐在帐中榻上的公孙珣开宗明义。“当即刻回军。”

    “不错。”戏忠立即点头应声,稍显急切。“主公此番再入长安须有大军相随,所以再着急、路再难走,也要引兵而归,而且要大张旗鼓依臣看,不妨趁着冬日农闲沿途召集雍凉之众,尤其是凉州新附之人,一并带入长安。届时,一面可以借凉州大胜与雍凉兵威压制长安公卿,一面又可以反过来以长安之势震慑凉州之众,堪称一举两得。”

    “可行!”公孙珣干脆答应。

    “既然要引大军归长安,那恐怕还需不少时间,是不是可以提前在长安那边做一些调整,以定人心?”贾诩忽然提出了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

    “这是自然。”公孙珣也没有任何含糊的意思。“你们也该知道当日的详细事物了我欲以长安令韩锐为武都太守,以京兆尹韩玄为北地太守,以冯芳为京兆尹,以赵平为卫尉暂统虎贲军,同时以失职为名公开免去后将军公孙瓒的长安治安大权,罢免他的卫尉一职,并建议由光禄大夫黄琬暂领尚书事,同时主持刘伯安的葬礼。”

    话很短,信息量很大,而贾文和和戏志才对视一眼后,首先是立即颔首表态,却都没有开口说话。

    话说,公孙珣这几个针对长安的人事调整还是很鲜明的,目的也很明确:

    譬如说,韩锐的越级提拔明显是赏功。

    毕竟嘛,计策归计策,目的归目的,这个昔日共学于卢植门下的老同学作为一个不知情之人,在政变中究展示出了其人极为突出的忠诚与魄力,所以必须要有所表示。

    相对应的,京兆尹韩玄转任则是罚过。

    理由跟前者一样,唯独这个昔日在河内投入门下的故吏,中护军韩浩的同族,在此次长安变乱中未免显得太过软弱,且身为京兆尹,其人对此番事件是有责任的,所以也必须要有所惩戒。

    而一升一降之间,公孙珣对长安天子出奔一事的基本态度也就彰显无疑了天子此行是错的,否则当日奋力阻拦的韩锐如何能越急提拔呢?而阻拦不利的韩玄又如何会被直接降职为穷郡太守呢?

    所以,大家放开批判天子就对了!

    除此之外,建议黄琬代替刘虞并主持葬礼,以及罢免公孙瓒,则毫无疑问是在安抚人心,也是在告诉大家他不会撕破面皮,让大家难做,除非万不得已是不会有流血事件的。

    至于最后又让冯芳和赵平这两个身份特殊之人接手长安军政大局,加上之前对二韩的一赏一罚,想来也足以避免极个别蠢货再产生误判了,同时也好让一些人利用公孙珣引兵归长安的这段空窗期做好准备。

    没错,公孙珣就是在**裸的表示,他不可能放弃权力天子在的时候,他没有放权,天子走了,他更不会放权!

    而冯芳和赵平这两个人,作为公孙珣的便宜小舅子和便宜岳父,此时掌握长安军政,象征意义则远大于实际意义。

    至于贾诩和戏忠没有开口,其实就是顾虑在公孙瓒、冯芳、赵平这三人身上,他们二人一个老谋深算,不愿置喙一个忠心耿耿,不以为意。

    “既然要撤兵。”公孙珣见到两位军师都无异议,便干脆往下进行了,却又一时蹙眉为难。“汉中就得放下了武都谁来驻守?”

    贾诩和戏忠也同时蹙眉。

    没办法,公孙珣太缺步兵统帅了!

    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是个必然而然的问题,辽西起家,河北为重,兼握关中将领多擅骑兵本属寻常!然而,武都这里面对着汉中和巴蜀,哪里是骑兵用武之地?实际上,这也是公孙珣不愿意在汉中进行军事冒险的缘故骑兵战力大大折扣,一个不小心就要陇下翻船的。

    至于公孙珣麾下几名少有的步兵大将,高顺、张颌、徐晃,都是要预备着中原方向大事的,反而更不舍得放在此处空耗了,偏偏又不好不留大将驻守!

    “那就子龙吧!”公孙珣思索半日,也只能如此安排了。“其人新立大功,正好有所任命而且其人任劳任怨,也不会因为一时闲置而心生怨气。让他以冠军将军的名义屯驻武都,兼领陇上诸多要道”

    言至此处,公孙珣不免觉得可惜:“其实,若是汉中能下,则在陇南武都、汉中一带设一将军,北可震凉州,南可压巴蜀,必要时还可以顺沔水东进南阳、襄阳,所谓进退得当,必要时亦可为奇兵。结果此番却要半途而废。”

    “本就是个幌子,主公不必在意。”戏忠不免上前劝道。“长安才是咱们此次西行的主要目的,彼时商议,必要时便是西凉事也可以稍作放弃,何况是汉中?”

    “人心苦不足。”公孙珣点头笑而称是。“今日算是明白光武当年的心态了,虽说此番西行收获早已经超出预料,却还是忍不住想再多得多占一些这些都是你们用心谋划的功劳!”

    戏志才也跟着笑了出来,说到底,此番西行,过程虽然屡屡出乎意料,但从结果来说,却是他们多年谋划之事宣告大获成功,而等到公孙珣返回长安走完最后一步后,这位卫将军即将迎来的,则是他个人乃至于整个河北军政集团的一次质的飞跃。

    也就由不得多年来渐渐沉稳的戏忠再度喜形于色了。

    不过,想到这里戏忠却不免微微敛容,一时感慨:“主公谬赞了。其实,若非主公能稳住大局,在河北安坐三载,经营九州,何至于今日水到渠成,甚至渠中之水屡屡溢出?现在回头去看,什么朝局变化,什么意外人心,什么抵死不降,什么顽固不化,在河北九州大治三载的局面前又算是什么呢?所谓奇谋怪事,固然多次出乎所料,掀起浪花,但却万万抵不上大势所趋,终究要归于主流的。而臣当年屡屡怂恿主公行险之策,如今看来不免落了下乘。总而言之,能有今日的局面,臣以为,还是河北无数臣属的功劳。”

    “一码归一码。”公孙珣赶紧摆手。“你们的此番设计还是有大效果的此番汉室分裂,一面让天子近乎于孤身而走,没有足够的力量反过来压制我们一面又让朝中公卿失据,不得不从我而存这种妙策,靠我一个人指不定便钻了牛角尖,若非你与元常、文和文和为何不说话?”

    “回禀主公。”贾诩忽然反应过来,立即作答。“臣在想刚刚戏军师的话”

    “如何呢?”公孙珣一时好奇,戏忠也不由正色以对。

    “说的极好。”贾文和也正色捻须而答。“大局如此,主公气象已成,除非是那些中原大诸侯处还要摆明车马决战几场外,别的地方,什么意外之事与奇谋人心,都不过是浮于表面的东西罢了!所以,主公为何不在临走前再与张鲁试探一番,或是胁迫,或是诚恳,总之,临行前尽量一为,不求他能即日归降,也好给日后用兵或招降留出余地来”

    “也是。”公孙珣立即赞同。“那文和以为是该威吓,还是该诚恳呢?”

    “这就无所谓了,主公从心便是。”贾诩放下捻须之手,摊手以对。“以臣下的角度而言,无非是要提醒一句,主公既然将要替天子为天下事,便要有做天下第一人的气度。”

    公孙珣若有所思。

    隆冬腊月将至,冬意深深,因为长安发生大变,卫将军公孙珣即将班师回朝。而此时,因为刘焉仗着地利,一直不愿将张鲁亲母放回,蒋干也久久未归,汉中之事不免中途作废。

    但是临行之前,卫将军却给张鲁写了一封私信过去。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说了三件事:

    首先是坦诚介绍了长安发生的大事,告诉对方自己不得不放弃汉中、巴蜀,撤军东归的现实。

    其次,乃是嘱咐张公祺,虽然其人以道法治汉中,算是典型的歪门邪道。但其人治下毕竟局势安稳,人心安定,所以自己还是很认可对方治政水平的,乃是要求对方继续保持对汉中的有效统治,避免发生动乱,影响百姓民生。

    最后,公孙珣则在信中向张天师坦诚了另外一件小事,那便是对方一直好奇,并屡次来信询问的封神演义,其实并不是什么道家道藏,其中设定言语全是他母亲瞎编的,而他公孙珣非但不是武王或者二郎神转世,反而对此书颇有不屑,因为书中凡事命中注定的那种姿态,不免落了下乘。

    实际上,便是公孙大娘这个作者,如今回过头去看这本书,都觉的有些空洞,唯独其中牵扯武王伐纣,牵扯诸多神怪之事,颇有影响,不好更改罢了。而道家的根本,却还是要归于老子的无为而治,其余种种,不过是附会强说罢了。

    甚至再进一步,公孙珣更加在信中自陈,即便是他本人尊重道家无为而治的思想,也尊重张鲁以道法稳定汉中局势的贡献,可从治政理念上来说,他这个卫将军却与道家背道而驰,更贴近儒家、法家之路。

    这点他不愿隐瞒。

    与书信同时送到南郑的,还有公孙珣正式以执政将军表张鲁为汉中太守的公文。

    然而,公文与书信送到后,南郑没有半点回应。

    而公孙珣本就只是留一个暗扣而已,并未有什么多余指望,便也不再理会。其人只留赵云引刚刚升了校尉的程银带五千步骑驻守武都,随即就毫不留恋,亲自引大军从散关重入关中,并在已经化雪的陈仓与七千凉州骑士汇合,然后转而向西,并沿途收拢三辅骑士、锐卒,准备入长安抵定大局。

    然而,冬意深深,约两万大军缓缓走到郿坞这个后勤大本营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汉中太守张鲁张公祺出斜道至此,近乎于孤身来降。

    我是不知道是啥的分割线

    “天命之论,本属人为。何以本末倒置,以天定人?君自称天师,操弄鬼神,然定乱于汉中,何胜于五斗米之德?故曰:人凡自强,而后定能胜天矣。望君思之。”将归散关与张天师书燕公孙珣

    :抱歉,昨天实在是太困了,也有点空调病的感觉,反正昨晚上是糟透了,早上六点起来补上,现在查错完毕补上。

    继续献祭推书世蹉跎兮自逍遥祢处士欧皇攻略把酒落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