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汉天子 > 第八百六十八章 请君入瓮

第八百六十八章 请君入瓮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目前公孙述在蜀地拥兵数十万众,号称百万,囤积下巨量的粮草、物资,早已做好大战的准备。

    公孙述的朝廷里,也是人才济济。

    公孙述可不是酒囊饭袋之辈,他能坐拥益州,那不是天下掉馅饼砸在他的脑袋上,而是真刀真枪打下来的。

    他和莽军打过仗,和起义军打过仗,还和刘玄的兵马打过仗,在取得一系列的胜利后,才奠定了他在益州的基础。

    公孙述在益州能做到百战百胜,这不仅说明他有才干,更还说明他在益州是非常得民心的,也正因为有益州百姓的支持,他才敢于在成都称帝,建立成家朝廷。

    在荆州被刘秀打败的豪强,除去死了的不算,活着的基本都跑到了公孙述这里,像延岑、田戎等人。

    公孙述对于这些前来投奔他的人,也给予了极高的待遇。

    延岑被他拜为大司马,册封汝宁王,田戎被册封为翼江王。

    公孙述还制造了天下各州各郡的官印,只等着统一天下后,好册封公卿百官。

    当时,蜀地的造船业也极为发达,公孙述令人造出十层的帛兰船,号称天下第一船。

    不得不说,在中原各势力打得头破血流,不可开交的时候,益州几乎没受到战火的波及。

    公孙述在益州,完全是坐山观虎斗,不过他倒也没闲着,一直在养精蓄锐,召集兵马,操练三军,车骑之多,成百上千,不计其数。

    朝堂内。

    公孙述的话音刚落,李猛跨步出列,向公孙述拱手施礼,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军夺取三辅!”

    李猛是李熊的弟弟,李熊可是公孙述的心腹大臣。

    当初,公孙述正是听了李熊的劝进,才下定决心,在蜀地称王。

    后来又是李熊带头劝进,公孙述在成都称帝。

    可以说公孙述在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身边都有这位李熊的身影,用现代的话讲,李熊属公孙述的铁杆粉丝。

    李熊善谋,其弟李猛善战,这兄弟俩,一文一武,都是为公孙述立下汗马功劳的开国功臣。

    还没等公孙述说话,又有一名将官跨步出列,拱手说道:“陛下,微臣愿领兵出战!”

    这名将官,名叫垣副,当年以宗成为首的起义军到了成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在担任地方官的公孙述气不过,召集地方豪杰,反抗宗成,交战中,公孙述将宗成杀得大败,那时垣副还是宗成的手下,见大势已去,他当机立断,出其不意的砍杀宗成,投靠公孙述。

    说起来,这位垣副也是追随公孙述多年的开国元勋。

    见自己麾下的大将们斗志昂扬,纷纷请缨出战,公孙述面带微笑,沉吟片刻,说道:“李猛可为主将,垣副可为副将,倘若我给你二人十万兵马,你们可能拿下三辅?”

    垣副想都没想,拱手说道:“此战,微臣有把握,我军可必胜!”

    李猛看了垣副一眼,面露傲色地说道:“区区三辅,不在话下,微臣想要的是那十万贼军之首级!”

    他这番话,算是说进了公孙述的心坎里。

    冯异现在被下了大狱,驻守长安的西征军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趁此机会,拿下三辅并非难事。

    倘若能趁机杀光这支十万之众的西征军,这对洛阳而言,无疑是一大重创,对己方而言,则是除掉了一块心头之患。

    公孙述站起身形,从御座上走下来,他来到李猛近前,意味深长地说道:“桓之,倘若你真能全歼敌军,等你凯旋之时,朕出京十里迎你!”

    李猛闻言动容,急忙向公孙述插手施礼,振声说道:“陛下放心,此战,微臣必不辱使命!”

    公孙述拍了拍李猛粗壮的手臂,哈哈大笑起来。

    公孙述拜李猛为主将,垣副为副将,统兵十万,出征三辅,这件事,也让朝中的大臣们无不欢欣鼓舞。

    在成都做皇帝,给人的感觉终究不像是个真正的皇帝,若是能攻占三辅,迁都长安,这才是真正的天下之主,甚至比洛阳的那位还要正宗。

    眼下,终于有机会可以离开成都,迁都到长安,人们能不兴奋吗?

    群臣们高兴,公孙述更高兴,不过正在他处于兴头上的时候,偏偏有人给他泼了一盆冷水,陌鄢。

    散朝之后,陌鄢入宫,面见公孙述,请他暂缓发兵三辅。

    刘秀称帝之后,重用御使,公孙述也有效仿刘秀,建立御使系统,只不过他只学到些皮毛,并未学到精髓,公孙述的御史系统与刘秀的御史系统相比,相差甚远。

    陌鄢在成家朝廷里,并没有具体的职位,目前他表面上的名头,只是一名御使。

    而实际上,他在公孙述这里充当的是智囊的角色。

    听闻陌鄢让自己暂缓发兵,公孙述不由得一怔,皱着眉头说道:“目前冯异不在,西征军群龙无首,不正是我们进兵三辅的好机会吗?”

    陌鄢眉头紧锁,幽幽说道:“微臣总觉得此事不那么简单,刘秀对冯异的处置,有些过于轻率了!”

    对刘秀这个人,陌鄢称得上十分了解。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果不了解你的敌人,你又如何能战胜敌人?

    陌鄢早已把刘秀视为自己的第一劲敌,他能对刘秀不了解吗?

    刘秀向来重情义,他和冯异是什么关系?

    冯异是最早追随他的心腹之一,跟随刘秀从南阳打到颍川,从洛阳巡抚河北,在河北打王郎,打起义军,征战无数,还曾经过刘秀的性命。

    在刘秀麾下的大臣当中,刘秀和冯异的关系是非常亲近的,这次刘秀突然把冯异打入大狱,怎么看都不像是刘秀的作风,陌鄢敏锐的意识到其中有蹊跷。

    他把自己心中的顾虑,原原本本地向公孙述讲述了一遍。

    公孙述听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慢悠悠地说道:“先生还是不了解刘秀啊!”

    想不到公孙述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陌鄢不解地看着公孙述,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公孙述含笑说道:“一个人,坐上了皇位后,先生可知,他最忌惮什么?”

    陌鄢缓缓摇头。

    公孙述说道:“谋反!”

    稍顿,他说道:“对于心腹大臣,什么事情都容易商议,什么错误都可以原谅,可一旦涉及到谋反,那么,这也就踩到了天子的底线。

    这种事情,在刘秀身边发生得还少吗?

    先有彭宠,后有邓奉,不久前连庞萌都造了刘秀的反。

    先生对庞萌总不会陌生吧?

    这个被刘秀赞为可托付三尺之孤的心腹大臣都造了他的反,现在刘秀还能信任谁?

    冯异和刘秀的关系再好,再亲密,他先杀长安令,后又杀御使,连三辅百姓都称呼他为咸阳王,刘秀对他能毫无忌惮之心吗?”

    刘秀是天子,他也是天子,将心比心,如果是他手下的大臣这样,他肯定不会放心的,在他看来,刘秀对冯异已经够开恩的了,只是把冯异打入大牢,如果换成是他,根本没必要这样做,而是直接下令处死了。

    陌鄢别有深意地看眼公孙述,心里暗暗嘀咕,刘秀不是你啊,你二人之间,又哪里有可比性?

    如果刘秀的心胸如此狭小,且多疑,他手下的那些开国功臣们早倒霉了,哪还能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

    陌鄢正色说道:“微臣以为,陛下应当慎重,等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做决定也不迟。”

    公孙述摆摆手,说道:“兵贵神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安插在洛阳的探子早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冯异的的确确是被关押在廷尉府,冯异的妻子前去求情,都未能见上冯异一面,后来又去皇宫求见刘秀,结果刘秀根本没见她,她带着两名幼子,在皇宫外足足跪了一整天!”

    虽说有夸张的成分,但大致的情况也的确是这样。

    陌鄢意味深长地说道:“微臣……还是想再派人仔细查一查!”

    公孙述看眼忧心忡忡地陌鄢,微微一笑,说道:“先生实在是太谨慎,太小心了!先生请放心,赤眉的错误,不会再我身上重现!”

    在公孙述看来,陌鄢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在赤眉军的时候,是被刘秀吓破了胆,现在对阵刘秀,异常的谨小慎微。

    见自己完全劝说不动公孙述,陌鄢禁不住叹息一声,摇头说道:“微臣实在担心,这是刘秀用的计啊!”

    公孙述笑道:“先生,这次三辅已如我囊中之物,先生就等着陪我去长安饮酒吧!”

    陌鄢苦笑着摇摇头。

    他现在最想查清楚的就是,冯异到底有没有被关押在廷尉府。

    可是廷尉府的守卫固若金汤,他的人实在是混不进去。

    不能潜入内部一探究竟,只能从外围打探消息,而这些消息,在陌鄢眼中,都未必靠得住。

    公孙述最终还是没有听从陌鄢的劝阻,坚持发兵三辅。

    益州与三辅相邻,出了益州的汉中郡,向北走百余里,便是长安,用近在咫尺来形容两地,也毫不为过。

    所以刘秀才视公孙述为三辅的最大威胁,同样的,公孙述也视驻扎在长安的西征军为自己的最大威胁。

    李猛和垣副,率军十万,先从成都到汉中,再由汉中北上,直扑长安。

    以李猛和垣副为首的大军,来得太突然,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出其不意的出现在长安附近。

    听闻敌军来犯的消息,汉军大营里人仰马翻,乱成了一团。

    随着李猛、垣副统帅的大军不断逼近,营内的汉军纷纷跑出大营,有些人是往长安跑,有些人好像都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随便找个方向就开跑。

    十万西征军,乱得好似一盘散沙。

    听闻探子传回的消息,李猛、垣副诸将无不是哈哈大笑,李猛嘴角扬起,面露轻蔑之色,傲然说道:“号称百战百胜的西征军,也不过如此嘛!今日之战,便是我等一举成名之战!”

    众将官齐齐插手,异口同声道:“我等誓死追随将军,杀光敌军,斩尽敌首,一举攻克长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