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掌贵 > 第七零五章 码头之乱

第七零五章 码头之乱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   乡村暴操乱伦。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后宫春色   母女校花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都市极乐后宫   《我的美女干姐姐》(1-182)   猎艳都市  

    小心驶得万年船。

    到徐州码头时,已近日落。

    风平浪静的码头,一派安稳。

    三艘沙船打了前阵,往岸边靠去。

    既是试探,也是保护。

    一艘沙船先行靠岸,慢慢卸货,边张罗边观察附近局势,同时也在麻痹对方的判断。另两艘沙船紧随其后,慢慢打横往岸边靠去

    就连程紫玉他们所在的船也开始往以直线往岸边驶去。

    不过,在三艘沙船刚刚好挡住了视线和角度的瞬间,那主货船却是借着西北风猛地一偏,打了个角度,顿时加速往东南离去

    殊不知,施平正在码头茶馆三层包房气得只想跳脚。

    见程紫玉一行人慢慢靠向徐州码头时,施平大喜,深知其中必有缘故!

    他准备了几手计划。

    他并不打算在码头动手。到底是大港,码头衙门官兵官船都在,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他还不想惹麻烦。

    最好的办法是顺藤摸瓜,等程紫玉将此行目的给暴露之后再来个一网打尽。所以,在确认程紫玉他们正乖乖靠岸过来后,他便连下了多道命令。

    他知程紫玉身边卧虎藏龙,唯恐打草惊蛇,在见沙船靠来的第一时间赶紧宣布让他的人回收,并将主力人手快速抢先一步分散到码头通往城区的各条道路附近,更抽调了一部分人手隐于各城门。

    他不但要让程紫玉原形毕露,还要让他们进得来出不去。

    天罗地网早已布下,必叫他们插翅难飞

    整个码头,他只留下了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手。

    然而,此刻他发现,上当了。

    他刚把命令传出去,那边程紫玉便跑了。

    关键那三艘好死不死的沙船刚好封了个角度,迅速来了个首尾相接,只护着那商船和其余副船离开

    而他先前租用,原本打算用来拦截程紫玉的几艘大商船不久前刚得了他令,横亘在了码头两边。此刻这三艘沙船一出,竟和那几艘大商船一起,直接将码头堵了了七七八八,叫他作茧自缚,没法第一时间进行有效拦截。

    施平忍不住痛骂,那小贱人,一定是认出了自己,知道自己埋伏在此。这是要坏了自己的追击啊!

    施平一边让人给他往楼下抬,一边发号施令让最快速度组织人手去追击。

    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他就不信,他们那货船还能快得过自己灵活机动的尖头船。

    而且他早先便在河道留了几艘船,只要被盯上,他们便是插翅也逃不了!

    “所有人和船都给老子全力去拦,边追边拦。一定要将那几艘船给拦住了。”施平气极。

    可他被推着跑半路又见那三艘沙船竟然半点没有要离开之意,反而更大幅度拦在了湖面。分明是被程紫玉弃了。

    “出击!边追边打!打也得给老子把那商船给打停打沉了!”施平更气了。他怕前天晚上自己那艘装备齐全的主船被程紫玉他们认出,今日还特意让人驶去了别的河道。若那船在,对付他们多简单,就是拿投石机打上几轮的事!

    眼下,却只能冒险去追打了。

    码头衙门应变没那么快,组织兵力也不会太过及时。而且那帮没用的官兵官船真要来追,也绝对追不上自己的船。

    施平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他绝对想不到,对方却还有后手。

    他坐着他的千机椅还没能赶到码头,便见火光已经冲天起,与天边的晚霞相映成辉。

    那三条沙船,竟然全都起火了。

    更糟的是,施平的一条长船竟也被波及起了大火

    而程紫玉所在的那条船,被两艘副船护着,已在视线范围里越来越小

    原来,施平的船刚得了令准备往河道里突。

    哪知对方沙船非但不让开,还一下就锁定了他们,直接借着身长堵到了他们几艘船跟前。他们方向打不过来便想着利用风向和人力将挡在前边的沙船推出去。若实在推不开,他们便借由人数优势直接强突上沙船,将这三船给控制下来。

    可计划虽好,实施起来却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的船才刚一顶上沙船,对方便趁他们不备砸了几缸东西到他们船上。

    他们这边还没细看这碎开的液体为何物,抬头便见对方已点燃了所在船只。

    三沙船几乎是同时起火,迅速蔓延。

    疯子!

    自己放火烧自己船?

    对方分明早就有了打算,准备牺牲这三艘沙船了。

    水匪鼻间嗅到了不好的气味,意识到对方刚扔来的似是桐油的同时,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

    如他们刚刚想把沙船顶走一样,此刻被沙船紧紧顶住的成了他们的船。

    那大火瞬间从沙船蔓延到了他们的长船。水匪们叫苦不迭,一开始还试着灭火,但桐油不溶于水,并不好灭,所以他们很快便放弃了,只能纷纷跳水回码头方向。

    而他们转身才看见,对方却半点没有他们的这般狼狈。

    那三条沙船上的人早已撤离,此刻统共也就不过几十人。

    那几十人任务完成,却气定神闲。原来他们放火前便已从沙船上放了多条小船下水,此刻一个个飞身跳上船只,快速划桨离开

    小船灵巧,几下而已,便穿出了码头水域,追着程紫玉他们的方向去了。

    再一定睛,则见前方程紫玉还留了一小沙船做接应。

    所以,这帮家伙,竟然就这么全身而退了!

    施平的牙咬得咯咯响,却并不仅仅是因为损失了一条船。

    只因他到这会儿才看懂了对方的意图。

    当四条船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后,整个码头都乱了!

    码头衙门的瞭望塔第一时间号角声响起,这意味着官兵已经被惊动。

    而三长一短的号角声,正是火情的宣告,也是码头各种警示笛声中代表了最紧急状态的一种鸣响。

    这种声音,是整个码头,不管是官员官兵,还是船主船员最害怕的声音。是一种告示,也是求救。一旦响起,便意味着救援人员将会源源不断赶来

    果然,四面八方,成千上万人都在奔来。

    官员们顾不得已到了下衙的时间,巡守官兵们迈开了最大幅度的步子,上岸投宿的船主船员吓得扔掉了手中碗筷,就连帮工脚夫们都以最快速度往码头去看可有需要帮着卸货挣钱的买卖

    码头上,一下就人满为患。

    施平在其中气得简直要口吐鲜血。

    他派去追击的船,出不去了。

    大火一起,实在显眼。

    四条体型不小的船只烧起来,那声势可不是一丁半点。

    谁都怕殃及池鱼。

    于是乎,进港的船只在后退。临近四船的船只在避让。热心人有能力的,则已经指挥着附近船只帮着去灭火和救人了

    再有,这傍晚时分,本就是码头最忙碌之时。附近船只都打算趁着夜幕降临前将船靠岸做休整补给。此刻码头方向这一退又一避,刚好与等着靠岸的船只凑到了一起。

    嗯,堵死了。

    整个一片都堵住了。

    更有船一着急没能控制好,就碰上了。

    于是,乱子还真就越来越大了

    所以,施平也出不去了。

    非但如此,他先前下的那个边追边打的命令也不得不停下。

    那号角,大火和事故在第一时间招来了码头衙门的官兵们。

    码头上,官兵林立,开始指挥灭火救人。

    湖面上,官船已出,开始指挥维持秩序。

    换句话说,整个码头此刻已被官兵接管。

    更糟的是,官兵见人多怕出纰漏,直接宣布暂时封锁口岸。

    所以他们非但出不去,即便是他们停在河道里的那几艘船也不敢对程紫玉他们动手。

    稍微一个不小心,他们便将暴露了水匪身份。

    在几百官兵和数十条官船,以及程紫玉那方的压迫下,施平自认玩不起。

    可施平还是没想到对方还没完。

    在他正要下令,让停河道里的那几艘船停止动手,只需远远跟着程紫玉主船时,却听见了一声巨响。

    看去,只见程紫玉留作断后的一艘小型货船刚一驶入河道,便不知怎么与他留在河道准备追击程紫玉的两艘船相撞了。

    那货船显然用力过猛,当场就倾斜了。

    满船的人将有落水的危险。

    “救命”声此起彼伏。

    官府的巡视船第一时间已经开去。

    施平一口郁气已堵住了胸中。

    不仅仅因为他的一艘船因为被撞出现了问题,他的人正为了调整船体自顾不暇,更因为他瞧见,程紫玉的那帮人竟然因着他们所在船只将沉,一个个装作走投无路,或爬或跳上了他停在水道的那两艘水匪船

    施平头上起了一层汗。

    又一个坑,来了!

    戏,演是不演?

    演,还怎么追击?

    不演,难道当着官兵面将程紫玉这帮商人打扮的家伙全都推下水去?

    眼下这种状况,逃都不行啊!

    可施平尚未来得及下定决心,那边程紫玉作商人打扮的那帮人却已经和他的水匪打成了一片。

    “叫你们敢故意撞我们船!”那帮人恶人先告状,拳头齐刷刷挥了出去

    最开始挨揍的几个水匪压根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打晕,甚至落了水。

    施平已经闭上了眸子,怎样,都输了。

    打,又或是不打,结局是一样的。

    对方一动手,官兵便注定已经要涉入此事。他的人,连去跟上程紫玉都不行了。所以程紫玉,还是逃了。

    施平咬着牙,他如何不气?

    这是第三次了吧?

    程紫玉再次在他眼皮子底下就这么大摇大摆全身而退了!

    尤其是这次,原以为万全,他兴奋了两晚,可到头来这次不但竹篮打水,损失还不轻啊!

    果然,程紫玉的人毫无顾忌快速掌控了他的那两艘船,并再次和他的人扭打在了一块。

    官兵赶到控制局面时,他们已有了个故事:

    “这些都是水匪!前天我们船被抢了。就是这帮人干的。刚刚我们认出了这两条船,对他们喊停,结果他们就撞上来了!我们不想和前天的兄弟们一样惨死,这才找他们拼了!”

    事实上,谁撞了谁是一目了然的。

    但“水匪”二字一出,官兵的眼睛已经亮了。

    天上掉下了功绩啊!

    事实如何,还重要吗?

    细细将施平两条船一搜,果然找出了各种兵器。除了刀剑,竟然还有抹了毒,杀伤力极大的弓箭。那还需说什么?

    两条船加上几十水匪,就这么莫名其妙,连反击和挣扎都没,就给折了进去

    人群里的施平,憋屈到都觉有腥甜开始翻滚上了喉头他几乎能感受到,此刻的程紫玉正站在船尾,笑得如何肆意

    事实上,程紫玉的确是在笑。

    但却是苦笑。

    此刻的他们,只剩下了一艘沙船用来开路,还有两艘小型船留作断后了。施平觉得吃了大亏,他们何尝不是损失不小?

    沙船是她用来掩护的。

    这还没到地方,便折了三艘沙船一条小货船,她心疼得很。

    三艘沙船上的大部分人都调到了此刻他们所在的主船上。

    徐州城,她从没想过要停靠。

    昨日知道对方布局后,她便派出了小船出去采买了大量桐油。

    三艘沙船被她一早就拿油给浸透又铺上了许多易燃物。

    就连这个靠岸的时间也是她掐好的。

    傍晚时分,一来人多船多。二来,借着很快天色转黑,错过了这个跟踪的时机,施平再想追踪他们就不易了。

    越往南,水网便越密布。

    尤其一过江,单一河分流就能达数十条。条条水域四通八达。

    到那时,不但他们避让容易,施平的大船也施展不开。

    到那时,优势就到了他们手上。

    所以程紫玉才下了决心,一定要切断施平的追踪。

    码头衙门的行为在她的计算之中,眼下的施平不管是重新调动人手还是组船追击,都至少需要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了。

    这段时间,足够他们跑出小几十里了。

    至于那因为指证水匪而同被官府扣押的几十暗卫,她都是指派了任务的。

    既然自己身份已经暴露,那也就无所顾忌了。所以他们身上已经拿了朝廷的令牌,等上岸后出示便会出示,并得自由身。

    程紫玉的意思,是让他们直接联手码头衙门!

    施平不是想要瓮中捉鳖吗?那就不如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施平和他的人应该都在徐州城中,所以若运气好,速度快,说不定能一举连施平都抓出来!她相信,这么大一个功绩,等于是送到了嘴边的肉,衙门不会不动心!怎么也得卯足了劲干一场!哪怕抓不到施平,也足够那帮海盗喝上一壶。

    当然,若衙门不愿配合,她便只能让这群暗卫见机行事了。最好是直接弄死了施平。实在不行,那水匪什么的,弄死一个是一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